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泉州律师

司法案例

司法案例

石狮律师:可信时间戳是什么

作者:泉州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22-09-09 01:29:38点击:


  可信时间戳是由可信时间戳服务中心签发的一个能证明数据电文(电子文件)在一个时间点是已经存在的、完整的、可验证的电子凭证,主要用于电子文件防篡改和防事后抵赖,确定电子文件产生的准确时间。

诉讼中可以使用

可信时间戳取证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2020年修正)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电子数据是指通过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网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客、手机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储在电子介质中的信息。为证明待证事实,使用可信时间戳收集、固定的证据内容属于电子数据类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司法解释形式对哈希值校验、可信时间戳及区块链存证方式进行了法律确认。

相较于传统的公证存证方式而言,可信时间戳等电子存证方式具有成本低、效率高、易操作等优势,在涉网知识产权纠纷的取证中得到了广泛运用。

使用可信时间戳取证

一定能证明待证事实吗

案情回顾

原告诉称,其经合法授权取得涉案影视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通过可信时间戳的方式固定证据,拟证明被告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经营的小程序中提供该作品的在线播放服务,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被告辩称,其运营的微信小程序并未侵害原告的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在6月取证的证据显示小程序更新时间为两周前,与被告最后一次于4月更新小程序的实际情况不符。原告使用的可信时间戳取证APP并不能检测手机是否纯净,亦不能检测原告取证的微信是否为腾讯官方版本,而非官方版本微信存在信息被篡改的可能性。

法院经审理查明

原告经过合法授权取得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202166日,原告申请了可信时间戳电子证据固化保全,全程使用可信时间戳取证APP进行录屏取证,并当庭通过验证。录屏内容显示在被告运营小程序中涉案作品可直接、完整播放,小程序基本信息显示更新时间为2周前,且未显示引用插件信息。

庭审中,被告打开微信小程序助手(账号主体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简介为是帮助开发者管理小程序的移动管理平台),查询显示其运营小程序最近更新时间为“4/3 10:46”。被告当庭登录微信小程序电脑管理端,插件管理显示20201219日、20201219日,被告运营的小程序分别申请了腾讯视频、小程序直播组件插件。法官分别使用安卓、苹果手机,打开官方微信搜索涉案小程序进行信息核实,该小程序的更多资料页面中均显示:更新时间:8个月前;引用插件:小程序直播组件、腾讯视频。

此外,为证明原告使用的可信时间戳取证APP并不能检测手机是否纯净,亦不能检测原告取证的微信是否为腾讯官方版本,而非官方版本微信存在信息被篡改的可能性,被告于2021118日、119日分别申请可信时间戳电子证据固化保全,全程使用可信时间戳取证APP进行录屏取证。录屏内容显示,可信时间戳取证APP在取证环境检测通过后,取证手机上可分别打开6个不同版本的微信应用,其中存在与腾讯官方微信布局相似、功能类似的非官方微信应用程序。在腾讯版本微信中页面内容为网购的小程序,在非腾讯版本微信中页面内容显示为最新电影”“同步剧场等,两者开发团队均显示为第三方某公司。

法院经审理认为

本案中,一方面原告于202166日的取证录屏显示,涉案小程序更新日期为“2周前,且未显示引用插件信息。20211217日当庭核实,微信的IOS、安卓版本中涉案小程序的更新时间均显示为“8个月前,引用插件包括腾讯视频、小程序直播组件。当庭查验微信小程序助手显示涉案小程序的最近一次更新日期为“202143,与8个月前的时间相吻合。因此涉案小程序的实际更新时间与取证录屏中显示的更新时间存在明显矛盾。

另一方面,可信时间戳是通过固化电子证据的内容完整性和存在的时间点,达到防止电子数据内容和签署时间被伪造和篡改的目的。法院认为,可信时间戳证书及相关取证录屏,可以证明原告在可信时间戳证书显示时间点进行了录屏内容显示的相关操作,且通过该操作获取的内容未被篡改。但可信时间戳对于取证数据来源的可靠性并非当然具有证明效力,这一待证事项是否能够被可信时间戳固化,有赖于取证主体对具体的取证流程及操作的设计和选择。本案中,原告进行微信小程序的固化取证操作时,在可以采取在应用市场重新下载软件,重新登录微信账号、查看应用内相关功能、微信版本信息等诸多操作辅助验证微信版本来源的可靠性的情况下,其取证过程仅为打开桌面微信后直接搜索涉案小程序,并未通过任何步骤检验该微信是否为腾讯官方版本。在网络中确实存在多种与腾讯官方微信布局相似、功能类似且数据可篡改的非官方微信应用程序的情况下,综合考虑电子数据可复制、易篡改的特殊属性,结合本案查明的涉案小程序实际更新时间与取证视频显示情况不一致等相关事实,法院认为,原告取证的电子证据中的微信应用软件版本来源不清,电子数据可靠性存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2020年修正)第一百零八条第二款规定,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法院认为,结合法院认定事实及前文分析,原告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告实施了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原告要求赔偿损失及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该案判决已生效。

法官说法

北京互联网法院法官经雯洁

不同于传统的证据形式,电子数据具有易篡改,易复制的特征。尽管时间戳取证能确保自保存时起数据不被更改,但可信时间戳对于取证数据来源的可靠性并非当然具有证明效力,这一待证事项是否能够被可信时间戳固化,有赖于取证主体对具体的取证流程及操作的设计和选择。若侵权行为发生于某软件内,建议保全从官方途径搜索软件、下载软件、安装软件、使用软件的完整过程,否则软件来源不明,即使证据形式有效,由于证据内容的来源无法证实,也可能导致证据不被采信。

电子证据取证工具的提供方要尽可能提供规范的官方取证流程,要求申请人严格按照相关指引进行各项取证操作,以保证电子数据取证的证据效力。同时,电子证据取证工具的提供方应针对不同的取证新场景,提供类型化的操作指引及教程,并定期进行更新,不断提高服务水平。

申请人在使用可信时间戳等电子取证工具进行取证时,不仅要注意符合操作指引中要求的取证步骤要求,还需根据具体取证目的设计合理的取证流程和选择合适的取证方式,用以证明取证过程和还原事实真相,避免证据存疑、进而导致无法认定待证事实的情况。

被诉方如认为侵权行为不存在,除了表示否认侵权事实外,还应当积极提供反证进行有效的反驳。

供稿:互联网法院

文字:经雯洁 张帆 韩亚婷       编辑:任惠颖 刘宛月 姚日辉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3959835799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律师电话

13959835799

二维码
线
13959835799
13959835799
已为您复制好微信号,点击进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