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市看守所
service tel

13959835799

站内公告: 【王萍煌律师】服务内容包括:泉州律师事务所、泉州离婚律师、泉州刑事辩护律师、泉州市看守所、晋江市看守所、看守所会见辩护、晋江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电话微信:13959835799)

13959835799

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宝洲街万达中心A座39层(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司法案例 >

第三人代为履行与债务加入

作者:泉州律师事务所 发表时间:2019-08-08 20:09 人气:


【关键词】:第三人代为履行 债务加入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
大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台湾地区吉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债权纠纷再审案[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34号民事裁定书]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一)关于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尽管吉丰公司提起本案诉讼的时间距离吉丰公司知道大洲公司已提存于公证处的款项被法院扣划的时间超过了两年,然而,吉丰公司和华信公司曾经以大洲公司以及湖南省国立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厦门泰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为被告,向湖南高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变卖协议》,该诉讼目的在于调整吉丰公司、华信公司与大洲公司等各方当事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因此,该诉讼行为构成对本案诉讼时效的中断。大洲公司关于湖南高院的诉讼不构成本案诉讼时效的中断、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大洲公司是否应向吉丰公司承担债务。根据大洲公司、华信公司、吉丰公司以及湖南省国立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厦门泰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五方签订的《变卖协议》,大洲公司承担了华信公司对吉丰公司的债务,且可以认定为“免责的债务承担”,并非“第三人代为履行”。因为该协议系由五方当事人签订,表达了债务人华信公司、债权人吉丰公司以及接受债务转移的第三人大洲公司“同意”这一真实意思。大洲公司为华信公司承担债务的对价是大洲公司或其指定公司取得“厦门第一广场”权属。本案中大洲公司指定的厦门滨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经取得了“厦门第一广场”项目的相关权证,因此,大洲公司作为华信公司的债务承担人应当依约向吉丰公司清偿债务。大洲公司清偿债务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根据《变卖协议》以及吉丰公司与大洲公司之间《提存协议书》的约定,大洲公司向公证处提存1000万元,在符合特定条件的情况下,公证处得将相应款项分期支付给吉丰公司。可见,该“提存”并非《合同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的具有债务清偿效力的提存,因此,本案不应适用《合同法》第一百零三条的规定。
 大洲公司作为债务承担人,在债权人吉丰公司的2087038元债权无法实现的情况下,大洲公司应当承担偿还责任。一、二审判决大洲公司向吉丰公司支付2087038元及迟延支付的利息并无不当。大洲公司关于其行为系第三人代为履行、相应的法律责任仍应由债权人吉丰公司向原债务人华信公司主张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三)关于本案是否应当追加华信公司为第三人。根据上述分析,大洲公司的行为构成“免责的债务承担”,并非“第三人代为履行”。在债权人吉丰公司仅对大洲公司提起诉讼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不将华信公司追加为第三人。因此,一、二审法院未将华信公司列为第三人并无不当。大洲公司关于本案应当追加华信公司为第三人的再审申请理由亦不能成立。
——中国裁判文书网,http://wenshu.court.gov.cn。
宁夏金泰实业有限公司与宁夏基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联营合同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终字第35号民事判决书]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关于本案《合资经营合同》以及《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合同》效力问题。本案《合资经营合同》不论是从名称上还是在实质上并不能认定其为完全的债务转让性质,虽然合同有关条款中有债务转让字样,但就该条款的实质来看仍然属于第三人代为履行债务的情形,没有给原债权人设定义务,其与债务转让最本质的区别在于有无变更原合同债权债务关系的主体,而当债权人主张权利时所指向的对象不同。第三人代为履行债务并没有实质变更原合同债权债务关系的主体,当第三人代为履行债务没有实际发生或者没全面履行时,债权人只能向原债务人主张,而不能向第三人主张;而债务转让是新债务人就转让的债务取代原合同债务人成为原合同债务关系当中的债务主体,原债务人脱离原合同关系。本案中基荣公司曾以金泰公司的名义向银川市商业银行偿还了金泰公司所欠债务中的72000元,恰恰说明基荣公司只是代金泰公司履行了部分债务,不能说明基荣公司已经取代金泰公司成为债务人。如果区建一公司、银川市商业银行等债权人追偿该笔债务,只能向金泰公司追偿,而不能向基荣公司追偿。本案《合资经营合同》第4条有关金泰公司的债务由基荣公司来偿还等条款内容,其前提是基荣公司与金泰公司之间的合资联营,基荣公司代为履行债务实际上是一种履行出资的方式,只是在整个合资合同内容中的一种投资形式,该条款内容只是整个合同内容中的一小部分,因此,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关系的性质不论是属于联营关系还是合资关系,都不应认定为债务转让。从本案双方当事人洽谈、签订以及实际履行合同的过程可以反映双方当事人的根本目的并不是在于债务的转换承担,而在于将其作为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一种投资方式,从而合资成立新的合资企业谋求互利发展。本案《合资经营合同》以及相应的《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合同》并非有悖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内容也并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本案有关合同、协议是合法有效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金泰公司关于本案《合资经营合同》《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合同》并非非法无效合同,而是合法有效合同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判决有关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从双方当事人履行合作酒店项目情况来看,尽管金泰公司履行了其在合同中部分义务如将金泰大厦部分房屋进行回购,按照《合资经营合同》约定将金泰大厦A座6~9层以及按照《房屋租赁合同》约定将金泰大厦A座10~17层交与基荣公司占有、使用并进行项目改造等,但是,2002年8月21日登记成立宁夏荣泰假日大酒店有限责任公司时,金泰公司并没有实际将其出资的房产转移到联营企业名下,出资并未完全到位。况且,由于金泰公司拥有产权的裙楼部分楼层因债务被银川市仲裁委员会申请查封,同时又将合同约定用于抵押融资的房产,大部分自行抵押贷款,导致了合资酒店项目因无法融资而不能继续项目改造以及履行合同约定债务的偿还。而同时,基荣公司亦并没有按照《合资经营合同》约定足额投资现金300万元,仅投入451806.72元;约定的其他投资资产即6万亩农林场待垦土地使用权、石料厂并未实际出资,其租赁的金泰大厦A座10~17层以及回购的裙楼房产也未转移到荣泰酒店名下。另外,基荣公司对于双方2003年3月17日《补充合同》中约定的关于基荣公司必须于2003年3月31日前将金泰公司所欠区建一公司建楼工程款1023万元予以清偿或者以其他途径偿还,从而使裙楼2~5层被区建一公司保全的资产实现解冻等义务,没有实际履行。因本案双方当事人均没有出资到位,以至宁夏银川市工商局2003年10月23日以虚报注册资金为由,作出行政处罚撤销了宁夏荣泰假日大酒店有限责任公司的登记。对此,双方当事人都存有违约行为,最终导致合资酒店项目无法继续下去。实际双方当事人对合作事项不能继续的现实在双方签订的《关于基荣公司投资的账目审核书》中已有客观反映。因此,本案《合资经营合同》《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合同》虽然有效,但实际已为当事人所终止履行,故应予解除。
 金泰公司与基荣公司对合资酒店项目的终止履行以及导致纠纷均存有过错,因此双方应当对各方由于联营事项所造成的损失共同承担责任。双方因合资酒店所造成的损失,与荣泰酒店存续期间对外债权债务关系无关,此部分债权债务非在当事人本案诉讼范围内。对于原审判决关于金泰公司因合资酒店项目损失额为6383776元的认定,本院予以确认。同时,对于《补充合同》第5条第1款约定的基荣公司如不能在2003年3月31日前清偿区建一公司1023万元债务,应承担银川市仲裁委员会银仲调字(2003)2号调解书第7条所规定的法定滞纳金1160109元,应当作为金泰公司合资损失。对于本案《房屋租赁合同》第8条第(5)项所约定的出租方因承租方租用A座造成出租方回购已出售房屋的损失60万元以及因承租方租用房屋履行项目被拆除改变的房屋原装修及室内设施500万元,已为双方当事人所确认,且有原房屋装修和设施清单(预算书)作为附件,对此应当认定为金泰公司合资投资损失。因此,金泰公司因合资酒店项目实际损失各项合计13143885元。根据基荣公司反诉请求,原审支持了基荣公司要求金泰公司退还办理购买裙楼产权证书税费1415000元,基荣公司代金泰公司垫付的仲裁费75481元,律师费4500元,评估、验资、审计费14600元,工商增资费10720元,购房款10万元,客户装修费10623.48元等各种费用及基荣公司要求返还的实际现金投资451806.72元、变卖电动扶梯款中实际投入合资企业的18万元,上述费用合计2262730.20元,本院也予以支持。原审关于基荣公司反诉请求金泰公司返还其购买裙楼的贷款利息1877471.53元不予支持的理由是成立的,该房产已为基荣公司所拥有,要求金泰公司为其购房贷款付利息没有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关于本案当事人争议的7部电动扶梯款78万元的归属问题,鉴于基荣公司购买裙楼的面积只是整个裙楼面积的一小部分,且扶梯为公用设施,对此扶梯的变卖款可由双方当事人均等享有。因该扶梯变卖款中的18万元,已经作为基荣公司投入到合资企业装修中从而可以作为投资损失。由于该款中的60万元被金泰公司占用,金泰公司还应向基荣公司返还21万元。总之,金泰公司与基荣公司以上各项损失额或债务相互冲抵后差额为10671154.18元,对此损失差额,由金泰公司与基荣公司平均承担,基荣公司应当向金泰公司返还5335027.09元。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对本案合同性质、效力以及关于双方合资损失承担判决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民商事审判指导》总第9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279~292页。
【编者说明】

一般认为,债务加入与第三人代为履行的区别在于:(1)两者的本质不同。在债务加入法律关系中,债务发生转移;而在第三人清偿法律关系中,债务并未发生转移。(2)第三人的法律地位不同。在债务加入法律关系中,第三人为法律关系当事人,与原债务人共为债务人;而在第三人清偿法律关系中,第三人只是履行主体,而非债权债务法律关系的当事人,非债务主体。(3)第三人违约的责任主体不同。在债务加入法律关系中,第三人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债务,由第三人与原债务人共同承担违约责任;而在第三人清偿法律关系中,债务人无权要求第三人承担违约责任。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观点集成(新编版)·民事卷II》1056页
观点编号476


联系人:王萍煌律师 电话:13959835799 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宝洲街万达中心A座39层(福建闽荣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2022 王萍煌律师团队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