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泉州律师

法律随笔

法律随笔

泉州知识产权律师:罗马私权保护的“公私不分”对同样具有“公私因素”的知识产权保护具有启发意义

作者:泉州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22-09-09 01:42:08点击:

罗马私法体系并不是以权利为线索来构建的,而是按照组织市民社会的需要来设计的,其组织市民社会的方法又是公私不分的。“公私不分”是因为罗马法的财产权保护体系是融合了公法和私法规范,将财产权视为跨越公法和私法、融合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组织社会的工具。

罗马人在区分公法和私法的同时,并不强调公法与私法的对立,他们在罗马私法以外并没有形成相对应的系统的公法理论,他们制定的调整社会关系的法律原则同时涉及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无法根据公法和私法的划分将罗马法上的某一权利划分为公权或私权。罗马人实际上的公私不分的观念既体现在人格身份观念上也体现在财产权制度上。在罗马法中,身份是构成人格的要素,这种身份包括自由、市民和家族。由于身份体现的是自由人或市民与国家之间的纵向关系,是国家授予的,所以罗马法中的人格被认为是公私法因素的混合物。而在财产权制度上,罗马法上的财产权也非公权或私权,而是“自然秩序的一种表现形式”。在现代知识产权法中,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相应地对发明创造、商业性标记、作品提供了完整的保护体系。这种体系包括权利的取得条件和程序、权利的内容和限制以及提供权利保护保障的法律责任(包括民事、行政和刑事责任)及救济途径。这些立法内容有些属于私法范畴,有些属于公法范畴,但同时存在于一部法律中。

罗马人按照一定的标准划分公法和私法,但实际上忽视公法与私法的界线。其对财产权的规定既涉及私人利益也涉及公共利益,即既有私法的内容又有公法的内容。那么,罗马法的这种公私不分的观念对于我们思考构成财产权一部分的知识产权又有什么启发呢。依大陆法系传统分类,法律常被分为公法和私法。与此相对应,权利也被划分为公权和私权。虽然关于公法与私法的划分标准存在不同的学说,各种学说可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局限性或理论上的诘难,但公法与私法的划分如同罗马法一样在理论上现实存在。事实上,近现代公法和私法的划分已经超越了罗马法上的公法和私法的划分理论。行政法的出现和发展,促进了公法立法的独立化,使其成为一个独立的法律部门,大陆法系成文法法典化运动更是凸显了公法与私法的各自独立性,公法与私法的划分不仅在理论上被肯定而且具有现实的实践意义。财产权因属于民事权利而理所当然地列入私权的范畴,财产法也因调整私权关系而被视为私法。然而,二战以来,随着国家对经济宏观调控能力的增强,公法不断入侵传统的私法领域,带来了学者所称的“私法公法化”,也导致了财产权的异化。而以与身俱来就兼具私人物品属性和公共物品属性的知识产品为对象的知识产权从其出现开始就具有私与公的兼容性。知识产权的属性虽为私权,但是具有公权因素。这种公权因素体现在许多方面,例如:专利“授予”;注册商标“核准”以及知识产权权利保护上存在现实的行政救济途径;为公共利益的专利强制许可;某些发明专利对国家利益或者公共利益具有重大意义的,政府可以指定实施等等。如果按照利益说或目的说的观点,这些规定从知识产权人一方来看,体现为对私权的限制;但从相对方即知识产权人以外的社会公众一方来看,却体现为公权。

一般的民事法律中对民事权利的法律保护规定一般仅涉及违反义务的法律责任,而知识产权立法中则往往有专门的权利救济程序规定,这主要是由于知识产品在公开后的使用不具竞争性或排他性。知识产权人是无法像管理有体财产那样有效地控制自己的知识产品,而只能借助于法律的保护去享有和行使自己的权利。对知识产权的侵犯并不表现为对财产的直接侵占,而大多表现为剽窃、仿制、假冒或未经许可的实施或使用等行为。权利人必须借助于司法诉讼或行政处理来主张自己的专有权,以对抗他人未经其许可的擅自实施或使用行为。存在于我国现行《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中的诉前停止侵害和诉前证据保全规定正是以实体法在《民事诉讼法》以外建立专用于知识产权保护的程序制度。石狮律师认为,这种立法体例并非仅为《民事诉讼法》修订之前的没有任何根据的权宜之计。古罗马人融合公法与私法规范以保护财产权的思路同样可以用于解释这种立法体例。对于这样的法律规定,笔者认为,知识产权的这些法律构造实质上是立法者设计的权利获得、存在和主张保护的形态,而非一般意义上的私权公权化。

泉州知识产权律师认为,在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设计上,私权与公权并不存在绝对的对立,公法与私法的划分也是没有现实价值意义的。公法与私法仅体现为所调整的一种法律关系的分类,公权与私权的界线仅在所代表的利益的不同。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并不存在“私权公法化”的问题,体现公共利益的公法对私权的限制性规定,只能被理解为权利人行为自由范围或权利主张范围在法律上的界定,而非公权的介入。公法与私法在知识产权制度上的有机融合非常巧妙地解决了知识产权保护中的利益平衡问题。如果忽视公法和私法的有意划分,而仅将知识产权制度视为一种制度安排,一种根据经济和技术发展而适时调整的、用于提供合理配置知识资源,平衡知识创造、利用和传播中的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方案,那么,我们将可以以更具开放性或开拓性的观念来设计和完善我们的知识产权制度。于是,我们又回到了罗马人公私不分的境界,罗马人不是糊涂,而是大气,我们再一次发现罗马人的聪明才智。“罗马法的伟大和智慧,在于它指出了自然法中关于如何公道地处理这些问题的真理,而这些真理是凭理性思维发现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罗马人权利设计上的公私不分的观念再次启发了我们,或者说,我们可以从罗马法中找寻到知识产权保护上的公私不分之基础。

泉州知产律师http://www.goodwls.cn/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3959835799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律师电话

13959835799

二维码
线
13959835799
13959835799
已为您复制好微信号,点击进入微信